甜甜的泥土

我是武林高手

有一天我穿着拖鞋,喝着汽水,在街上无聊的走着,突然有一位得道高人或者武林高手拍拍我的肩膀,慈爱的对我说道,年轻人,我看你骨强筋劲,体魄协调,是个练武奇才,今日我与你有缘,你是否愿意随我去习武修炼?然后我就扔掉汽水,狠狠的“嗯”了下点头,就跟着师傅走了,来到一个风景优美,与世隔绝的桃园圣地,开始我的习武生涯,了无牵挂,日日研武,偶尔和师傅谈些人世道法,不知不觉,几年过去了,我练就了一身好武功,然后,师傅对我说,炜海,为师看你的武功已经修炼得差不多了,至于世间礼法,从平常的聊天看来,你也领悟得比较透彻,你可以下山了,只是为师有一件多年未了的心愿,你若肯帮我做到了,为师就死而无憾了,我又像多年前那样狠狠的“嗯”了下点头,师傅有命,徒儿不敢不为,然后师傅就吧啦吧啦吧啦的和我说了一大堆陈年往事,我终于知道师父当年也是一个风流武侠,而且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无猜师妹,。我也才发现师傅常年随身带着的那把扇子上画的那幅画像,原来就是我的师母,而且师母也健在人间,师傅嘱咐我找到师母,然后告诉她,师傅年轻时和网名叫“可可”的人没有情感瓜葛,师傅心里一直都是在乎师妹也就是师母的,我牢记在心。

然后就蹦跶蹦跶的下山了,下山之后,才发现,世界变化这么大,汽水他妈,的涨价了,苹果都出iphone 12了,黑莓又占据西欧大部分的市场了,因为人们终于发现,还是键盘的用起来更爽,就这样,我又来到了凡尘,然后踏上了寻找师母的道路,我日夜兼程,一路北上,因为师父给我的唯一线索就是师母当年一气之下就往北走了,我只有这个模糊的线索,不过我依然有信心找到她,师父说师母是爱花之人,所以,我便到处寻访各地的养花人士,逢人便问,终日无果。

有一天,我来到一个僻静的旮旯,突然一阵风吹来,我打了个喷嚏,虽然经过这几年的习武,我的鼻炎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可是这阵风实在是味道太浓了,让我不禁过敏,寻着味道,我来到一个春意满溢的小庭院前,庭院装扮十分特别,到处是各种花花,连墙上都爬满各种藤花,看到门前有一个约莫和我年级相仿的小姑娘在摘枣子,可是高点的枣子她够不着,只见她踮着一双轻盈的小脚,伸长着一只芊芊玉手想摘那颗娇艳欲滴的红枣,看她为难的这样,炜海不觉有点痴了,也许是天气太热,也许是枣儿够不着气恼的,小姑娘的脸上蒙上了一层细细的汗珠,一抹红晕在脸颊上,越发可人,炜海不由自主的咳嗽一声,说,姑娘,我来帮你吧,说着便向前走去,谁知小姑娘并不领情,"走开! 谁要你这个臭男人帮忙",炜海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训斥声呆住了,他不知道是向前还是退后,低头看看自己,确实是衣衫褴褛,这几天的风尘赶来,自己看去的确是乡野小子,可是,她为什么说自己是臭男人呢?他举起袖子闻了闻,不臭啊,只是脏了而已,再加上小姑娘刚才的语气,明显带着无比嫌弃的感觉,炜海毕竟也是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,顿时来了气,说道,我好心问你要不要帮忙,你不要就不要,为何还骂我臭男人,小姑娘毫无歉意的说到,“哼,骂你怎么了,师傅说了,天下的男人都是臭男人”。炜海不禁觉得好笑,怎么遇到这么个毫不讲理的小姑娘,于是,淘气顿生,他想捉弄下,这个姑娘,于是,脚尖轻轻一点,就飘然的跃上了枣树上,把刚才那颗娇艳欲滴的红枣毫不客气的送人自己口中,红枣入口,真是果香四溢,嘴唇生津,说不出的甜美可口,他为了要气那位小姑娘,并越发夸张的咀嚼着,“嗯,真好吃啊!”小姑娘在树下看得急了,跺脚道,你赔我枣子,你赔我枣子,这是我摘给师傅的,!炜海看着小姑娘生气了,更得意了,拼命的往嘴里送着红枣,还给下面的小姑娘扮着鬼脸,姑娘越气急,他就越开心,。

这时,从庭院大门口突然走出一位年过六旬的女辈,炜海看她时,虽然她年纪大了,却不见岁月在她脸上留下多少痕迹,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树上的炜海,炜海不觉打了个寒颤,赶紧灰溜溜的跳下树来,只听那位女前辈生气的对小姑娘说到,娟儿,怎么叫你摘个枣子要这么久,一直吵嚷嚷的干啥子呢!!炜海这时才知道,原来这位不讲理的小姑娘原来叫娟儿。娟儿因为害怕师傅的缘故,又加上生炜海的气,支支吾吾的竟"哇"的一声哭出声来。哭得特别委屈,这时炜海突然又怜香惜玉起来,走上前道:前辈不好意思,刚才是我逗这位小师妹来着,。前辈头也不回的继续训斥娟儿道:“交代过你多少次了,不许和臭男人说话,你怎么这么不长记性”娟儿因为被师傅骂而且还有一个外人在场,哭得更伤心了,呜咽道“师傅,是他先和我说话的,!”说着用手狠狠的指着炜海,她此时恨极了炜海,都是他,她才会被师傅责怪,。此时,女前辈转眼冷冷的看着炜海,没声没气的问道,嗯那小子,你没事一个人跑这穷山僻壤来干嘛!炜海这几年学过武功,再加上只对师傅心怀敬佩,对他人一概无所畏惧,看这位女前辈如此傲慢,他也不给情面,头颅一扬,说道:“我来这里关你啥子事了”。女前辈明显无心和炜海周旋,厌恶的摆摆手,你去吧,此处禁止男性来往,。就在她摆手的一瞬间,炜海窥见了她的衣袖里藏着一把扇子,而且扇子上的吊坠和师傅的那把一模一样,于是突然醒悟,这位女前辈该不会就是师傅嘱咐我找的师母吧,.女前辈看炜海傻头傻脑的还没走的意思,一直看着她的袖口,顿时发怒,你再不走我扇你了昂!!!

炜海突然灵机一动,大声的说了句“天王盖地虎”!!!这是师傅教他的密语,如果对方能对出“小鸡炖蘑菇”那么她就一定是你师母了,可是女前辈没有说出“小鸡炖蘑菇”,她只是愣了愣,然后严厉的问道“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,!!!”炜海被她的脸色吓到了,唯唯的说道,自己是从xx山xx寺来的,带着师傅的嘱托,去找师母的,。女前辈听到这里,脸色一阵黑一阵白,她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,突然又厉声问道“那你师傅呢?死了吗?”问这句话的时候,她明显带着关心,愤怒,急切的语气。炜海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,他害怕这是师傅的仇家,是要找师傅麻烦的!!初生牛犊不怕虎,炜海莫名的鼓起勇气,说,我师傅没死,不过如果你和他有过节,就找我算账吧!女前辈听到他师傅没死,又恢复冷冷的态度,说道“哼,我和你师傅的过节,这辈子是算不完了,就凭你这个小毛孩就能了结的吗???”说着,突然莫名的伤心起来,。炜海看到眼里,他就更肯定了,这位一定是他要找的师母了,要不然为什么这房子周围都会种满花草,师傅不是说过,师母是惜花之人吗?于是:他果断的双膝下跪,响响的磕了一个头,给师母请安!!女前辈被这突如其来的下跪愣住了,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,是不是你那无耻师傅和你说些什么了!!于是炜海就把师傅当天说的又吧啦吧啦的重复了一遍,。

女前辈听着炜海的陈述,回忆一下来到了40年前,当年她还是娟儿那么大小的姑娘的时候,她和师兄也就是炜海的师傅一起在xx山xx寺习武嬉戏,两人无忧无虑的过着桃园生活,真是两小无猜,甜蜜的一对,他们日出习武,日落看夕阳,晚上数星星看月亮,周围的萤火虫见证过无数他们关于爱情的誓言,漫山的小白花记录着多少他们的欢笑,可是有一天,从西域来了一个坡脚喇嘛,手里提溜着个安卓手机,不停的摇着,嘴里念念有词,“摇一摇啊摇一摇,找个美女聊一聊”,好奇的师傅被这神奇的小破玩意吸引了,于是央求喇嘛把那个安卓手机送给他,他用一只千年灵芝做交换,喇嘛爽快的同意了,师傅有了这个手机之后,就整天在那里摇啊摇,武功也稀疏了,也很少陪师母数星星了,后来师母发现,师傅是和一个网名叫“可可”的小贱货聊上了,还语言聊天,师母恼羞成怒,大喝一声,我了个擦!就离开了xx山xx寺,离开了师傅,一路北上,想逃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其实,师母当时多么希望师傅能够追上去,抱着她说,“蕾蕾”别走,可是那个负心汉,他并没有挽留,绝望的师母并越走越远,来到了这么一个旮旯。而师傅呢,师母走后,他也渐渐发现,自己是离不开师母的,开始后悔了,但是后悔有个球用啊??于是又开始埋头习武,想化思念为动力,练啊练,至于那个安卓手机,早就被他扔到山谷下,砸得粉碎了。

这时哭泣的娟儿停止了啜泣,红着一双眼睛问道,师傅师傅,你想什么呢?女前辈缓过神来,嗯哼一声,她为自己在徒弟面前失态感到尴尬,双手一摆,恩那小子,你就先留下,我还有话要问你,。炜海看看天色已晚,赶路也累了,就决定留下来过夜,而且,他还想劝说师母原谅师傅呢!双手打了个揖,谢师母留宿。这时娟儿急了,师傅师傅,我们怎么能够留臭男人在家里过夜呢??娟儿一想到炜海摘枣子捉弄她就来气,不想让他留宿,女前辈没心思和娟儿解释,冷冷的一句,我说留下就留下。娟儿委屈的“哦”了一声,对着炜海飞了个厌恶的眼色就去收拾厢房了,。

炜海大大咧咧的跟着娟儿来到房间,看着这宅院里的布置,这不是和xx山xx寺他和师傅住的一样嘛?连座椅的设计,摆放风格,都是一模一样的,炜海心里暗笑,原来师母也没有忘记师傅,这下就简单了,。晚上吃饭的时候,炜海大口大口的扒拉着米饭,一边悄悄的关注师母,看着师母欲问又止的样子,炜海只觉得好笑,娟儿看着炜海吃那么多,也不禁觉得他好傻的感觉,但是师傅在旁边,不敢笑出来,就偷偷的扬了扬嘴角,这一瞬间被炜海看到了,他也不好意思了,于是放下碗筷,说到,师母,我师傅他老人家让我转告您,他非常想你,这么多年来,他也是一直孤身一人的,他说他真后悔摇那个破微信,把您给气走了,。师母冷冷的“哼”了一声,继续吃饭,炜海灵机一动,突然面色一改,担忧的说道“不知道师傅他老人家的病好点了没有,我下山这么久了,师傅他在病床上只是一直唤着师母你的名字,“蕾蕾”“蕾蕾””说道这里,炜海想笑,赶紧把头低下去,装作在擦眼泪。果然,师母不淡定了,她着急的问炜海,你师傅怎么了?得了什么病?炜海一下想不出来,就随口说道“师傅得的好像是什么什么郁什么什么疾”,师母也没听懂,但是她知道师哥他生病了,而且在病床上唤着她的名字,哎呀了哈,这可不行,我得赶紧去看看师哥,多年前的事,还追究他干什么,再说自己也一直喜欢着师哥,于是,决定,第二天,就孤身前去xx山xx寺。

一夜无话。

早上炜海睡到自然醒来,看到娟儿在天井里哭泣,一问才知,娟儿早上起来给师傅请安的时候,发现她已经不在了,师傅不留一句话,就这么走了,娟儿突然没了安全感,虽然师傅平常对她很严厉,可是她知道师傅还是关心她的,。炜海安慰她道“傻丫头,别哭啦,你师傅是去找我师傅去啦”娟儿一边哭一边说:你怎么这么没良心,你师傅都生病了,你笑得这么开心,炜海于是把自己的计谋和娟儿坦白了出来,娟儿听出原理,也破涕为笑了,她也希望师傅能够找到自己喜欢的人,因为这么多年跟着师傅一起生活,没见过师傅笑过,常常对着一把扇子悄悄的摸眼泪,娟儿知道,这肯定是师傅情人的信物,娟儿也不敢多问师傅的事,只是谨遵师傅的教诲,不许和男生说话,。

既然师傅走了,一个人也无聊,再加上炜海死皮赖脸的找话聊,娟儿就和炜海聊天,或者说是听他瞎吹,比如他一个打败了一个武林高手,比如来这里的路上打死了一只老虎,娟儿知道这是骗人的,可是听得也挺开心,从来没有人去哄过她,炜海这几天的哄骗,让娟儿非常受用,她突然觉得原来和男生说话也不是什么坏事,还挺好玩,于是也说了自己的故事,就这样,两个年轻人成了好朋友,娟儿每天洗衣做饭,炜海去找柴火,闲下来就摘果子吃,还有听炜海吹牛,渐渐的炜海发现,自己很愿意给娟儿讲故事,为了逗她开心,他想尽脑汁,乐此不疲,娟儿呢,也喜欢听炜海胡说,她发现炜海没有摘枣子时那么讨厌了,,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突然收到了一封师傅发来的QQ邮件,说是要和师母在xx山xx寺安度晚年了,他们两个错过了那么多年,也是应该好好补偿补偿了,一起赏日出,一起看夕阳,然后,安然终老。

至于炜海和娟儿,,,,,,,,,,,考你的4级6级去吧!!!!!!!

—— 完 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