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甜的泥土

我的小时候

既然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那就让父母累死在起跑线,这是我真切体会的,我爸爸租房这里,很多都是为了孩子要在城里读书,然后举家来城里打工的,挤在一个拥挤的房间,然后儿子为了中华的崛起而读书,父母为了儿子读书在未崛起的中华里奋斗。

我记得小时候,农村都还没有往城里挤的风气,所以大家都开开心心的背起书包,沿着坑坑洼洼的泥土路去破破烂烂的学校上学,坐在实木课桌上上课,既然是实木的,当然很耐用,所以,我们的课桌都是十几年的历史,课桌上密密麻麻的刻了曾经主人的名字,或者谁谁王八蛋等,当然也有文艺些的,学习周先生在课桌刻了“早”字,当时还没到刻某某爱谁谁的年纪,所以,当我们刻完字时,下课了还会炫耀自己的成绩。

我们坐在这厚实的课桌里上课,抽屉里装满了各种小东西,一块石头,一根木头,或者是一只虫子,老师操着不标准的普通话在卖力的讲着课,偶尔还向我们扔下粉笔头,记得那时的教鞭是要经常换的,因为老师大多数情况不是拿来指着黑板教书,而是使劲的拿它在讲台上拍打,叫我们不要吵,奇怪的是我们也很乐意去山上找趁手的竹子给老师当教鞭,哪怕那根教鞭可能有一天会拍在你屁股上。

最可笑的是,那些老师自己可能都没出过省,更没出过国,却整天和你说这个世界有多大,她们拿着几百块的工资,照样可以慷慨激昂的和你谈梦想,当然,我们每次都听得热血沸腾。

每当下课铃响了,大家都快速的冲向厕所,不管你有没有尿尿或者粑粑,我们只是想争取到达厕所的第一名。这是学习可没这种冲劲。

我们也有篮球场,可是用处不大,因为大家还没有钱买篮球,偶尔谁家有个小排球,我们有时当篮球打,有时当足球踢,在没有规则,没有球门的情况下踢得不亦乐乎,当时最流行的是乒乓球,经济实惠,一个乒乓球五毛钱,高档的红双喜要一块,很少买。下课了,占球桌经常会演绎一番黑社会的剧情,四年级的在打,五年级的来了,四年级自动退出,六年级的来了,五年级的争取无效,气愤退出。

每次第二节课前都要做眼保健操,而且每个班级都安排一个值日生监督,不做的要扣分,然后不能拿流动红旗,当时是比较叛逆的,你要我做,我偏不做,即使做了,都要睁开眼睛做,好像跟别人不一样,就能长风头。

小学时都是走读,下午是两点半上课,可是每个同学都特别积极,中午饭一吃完,就跑学校去了,当时学校为了保证老师们的午休质量,就规定两点才能进学校,所以,又是安排两个值日生在大门看守,其实,那时候的值日生确实是比较牛逼的,手臂可以挂个牌子不说,还不要做操,中午还可以站在大门里面看守,俨然一副公务员的模样。

我们这些公民,既然进不了学校,就在学校外面的土坡上玩,几个人推来推去,或者拔一种野草的根来嚼,或者用芦苇编织东西,或者用稻草的梗做口哨,或者就是从土坡冲下去又爬上来,总之,我们绝对不会无聊,因为那时候,拿着一根棍子敲敲打打就能玩半天。

作为男生,我们的公敌除了老师还有女生,所以每当女生在玩什么游戏的时候,我们都会去捣乱,比如她们在跳绳或者捡石子的时候,只有玩一个游戏时我们是很团结的,叫“女生追男生”,就像警察抓小偷一样,大家都喜欢当小偷,所以,女生当检察的角色,我们很乐意玩。

那时候,如果说谁喜欢谁是很丢人的一件事,所以,小时候如果你对哪个女生有好感了,你一定不能表现出来,甚至要表现出你毫不在乎她一样,所以,你经常会去捉弄你有好感的女生,比如扯扯头发,或者把她摆整齐的课本弄乱,她生气了,你开心了,然后大家相信你不喜欢她了,你放心了。

我们那时没多少零花钱,揣个一块钱在口袋都一副我是大款的模样,那时候的小当家和辣条还有棒棒冰都是一毛钱,雪糕两毛,所以当时的伟大梦想就是能每天吃个雪糕就好了。

那时候很流行抽奖,一毛钱一张奖券,一等奖都是一些很高档的东西,比如枪,比如赛车,但是小学那么多年了,还没记得有谁中过一等奖,可是当时就是那么热衷,那么天真。希望,永远是个最好的东西。

当时流行的还有贴贴纸,数码宝贝看过吧?每个形象一张帖子,然后有一个象集邮册的本子,你要一一对应的贴满它,然后你可以中大奖,可是集那么多本了,永远有那么一两个角色是凑不齐的,可是我们还是乐此不疲的收集着,因为,希望,真的永远是个最好的东西。

当时我们也追电视剧,最热门的就是四驱兄弟,足球小子,数码宝贝,少林寺,一休哥什么的。当然我一直都喜欢看奥特曼和蜡笔小新,可是读五六年级的时候,我就不好意思看了,因为大家都看高级点的咔达姆机器人了。当时动画片都是五点开始的,每天下午放学,就急匆匆的跑回家,打开我家的黑白电视机,偶尔画面不好了,就走过去拍一拍,然后画面就清晰了。广告的时候,就急忙忙的跑去装一碗饭,边看边吃。

小时候很多玩具都是自己做的,印象中需要钱买的东西当时只流行过赛车和溜溜球,当时玩赛车是最热火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认为最好的车,然后约好时间去操场比赛,当时那种五块钱的车是没方向感的,你一放手,它就到处乱窜,根本比赛不了,后来我们发现学校的水沟是个绝好的赛道,所以下课了,我们经常蹲在水沟那里玩赛车,其实玩赛车是很耗钱的,电池得经常买,有的同学钱多些,买了二次电池和充电器,可以循环充电,于是我们当时就有借电池的说法。至于溜溜球,它是怎么流行的忘记了,反正它确实是火了一段时间,大家下课苦练绝技,可是除了出丑,什么都没练出来。它来的快去得也块,没多久就不玩了。

作为男生,小时候没偷过东西是不行的,所以,我是个称职的男生,因为那时候晚边一放学,大家都把书包里的书扔在抽屉里,然后背着空书包跑到别人的地里去偷东西,橘子,柿子,板栗,地瓜,桃子,反正你长什么,我们就偷什么,我们也是有组织有纪律的,望风的望风,爬树的爬树,在下面捡的,分工明确,当然,我是属于指挥的,劳动最少,收获最多,从那时候起,我就不相信公平的存在了。

其实我这么无头无绪的写了这么多,我也没理清个中心思想来,而且还有好多好多东西没写,比如去抓泥鳅,去捡田螺,去挖陷阱,去烤地瓜,去抓老鼠,去捡雨花石,去爬树,去,,,,,好多好多,我唯一想说明的是,我们小时候过得很开心,没有现在那么多玩具,可是依然过得那么充实,那时候根本不懂无聊是什么,每天快快乐乐的,。反观现在的学生,玩具很多,但是真心喜欢的没几个,也玩不出什么内容,因为太多东西都是现成的,花钱就ok了,根本不要动脑,。

每天上课那么多作业,周末还补习,户外运动家长还担心这里摔着那里碰着,我们当时如果手割破了流血了,随便找张树叶包住,用芦苇缠上几圈,就继续玩了。现在的学生懂得确实比较多,英语啊什么的,可是那些以后都会学到的,童年的岁月就那么几年,失去的永远比得到的更多。我非常庆幸自己是农村长大的穷小子,所以我的童年没有补习,没有课外培训,我的童年,除了正常的那么几节课,就是土堆里玩,其实我们从自然界里学到的,远比那本叫“科技”的书来的多。重要的是,我们很快乐!!初中物理学的杠杆原理,小学搬石头的时候就懂了。

现在的小孩子居然会说无聊了,他们有很多玩具,有电脑,可是,他们确实说无聊了,因为他们玩的,都是比较死的,别跟我提有开发脑力的游戏,我们当时自己做枪,自己做弹弓,那才叫开发!!动手又动脑,你他妈的鼠标点一点的游戏跟我说开发,唯一的结果就是现在的学生早早就戴起了眼镜,那时候的我们,有谁需要眼镜的?

回到文章开头,很多家长把小孩子送到城市去读书,哪怕自己再苦再累,这无形中给孩子了一些压力,比如,你爸爸工作那么辛苦,赚钱那么累,就是为了你能在城市读书,你小子好意思考个不及格回来吗?我每个周末花那么多钱送你去补习英语,你小子居然连father还拼错吗?所以,我觉得家长的一厢情愿给孩子造成了很大压力,但是从来没人给小孩喊冤,他们的生活,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吗?他们会不会更喜欢在农村读书?因为那里才可以有真正快乐的童年。这么说,家长就不同意了,我累死累活都是为了你,还做错了?我举个例子,你非常爱一个女孩,你为她做非常多感人的事情,为她做非常多努力和坚持。可是人家就是不爱你,然后你就说女孩无情吗?就说她伤害了你吗?你他妈的是一厢情愿的,关人家女孩子什么事了?难道你付出了,女孩子就一定要有所表示吗?当然,这个例子不恰当,因为我们的关系是孩子和父母,但是,还是可以有一点相似的。

好吧,我到这里其实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,我总是把握不住语文老师说的文章线索,这可能就是小时候没上过语文补习班的过错,我经常搞不清楚中心思想,因为我写着写着,就没中心了,当然思想一直有哈!其实,关于小时候,我只回忆了冰山的一角的一角,用初中物理浮力与密度的算法,冰山一角大概是十二分之一,所以我今天写的就是我童年的十二分之一的十二分之一,我只想表达,我还有很多很多美好的东西没写出来,因为我非常确定,我的童年,幸福远不止这些。我想,我应该要睡觉了,是的。

—— 完 ——